金龙鱼一“跃”成创业板最大IPO营收相当于两个茅台|IPO观察 广东社保查询网_中文学习网

金龙鱼一“跃”成创业板最大IPO营收相当于两个茅台|IPO观察

发布时间:2020-09-25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金龙鱼一“跃”成创业板最大IPO 营收相当于两个茅台 | IPO观察

从中意A股,到筹备港股,再辗转冲刺内地创业板,金龙鱼的IPO之路可谓一波三折,这一路的曲折与执着,已不止融资这么简单。

文 |《财经》新媒体 阳叶萍

编辑 | 蒋诗舟

9月25日,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金龙鱼)开启申购,本次公开发行股份逾5.42亿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0%,发行价为25.70元/股,预计募集资金138.7亿元,将主要用于厨房食品综合项目、厨房食品食用油项目等19个项目的投资建设。

保荐机构中信建投在路演中称,金龙鱼登陆A股市场,将有望成为创业板成立11年以来最大的IPO项目。《财经》新媒体记者按照发行价25.7元和总股本54.22亿股粗略估算,金龙鱼上市后估值约1393亿元。

益海嘉里相关人士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金龙鱼的上市计划,其实已酝酿十年之久。上市目的之一,是为益海嘉里进一步扩大在华投资创造条件,增强其自身业务拓展能力和可持续发展潜力。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金龙鱼营收已达1700多亿,顺利上市后,可以依托资本端的推动,进一步释放其本身拥有的红利。这对于金龙鱼的自身发展以及粮油产业的整体提升都是有利的。

从中意A股,到筹备港股,再辗转冲刺内地创业板,金龙鱼的IPO之路可谓一波三折,这一路的曲折与执着,已不止融资这么简单。

2019年营收相当于两个茅台

“在华投资”四个字,其实道出了金龙鱼的外资属性。这些年,益海嘉里在中国的本土化进程颇为顺畅,如今活跃于中国市场的金龙鱼,甚至被众多消费者视为“国货”。而从股权结构来看,其乃名副其实的外企。

益海嘉里品牌人士向记者介绍,益海嘉里金龙鱼目前已在中国发展30余年,1988年开始建设在中国投资的第一家油脂工厂,1991年推出第一瓶金龙鱼小包装油。招股书显示,金龙鱼的发行人直接控股股东为香港公司Bathos,持有金龙鱼99.99%的股份。丰益国际依次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百慕达)等多家公司,间接持有Bathos100%的权益。因此,丰益国际间接持有金龙鱼99.99%的股权。此次发行上市后,丰益国际持有的股份预计不少于80%。

图片来源:金龙鱼招股书

金龙鱼也仅仅是上市主体益海嘉里旗下众多品牌中的一个。招股书显示,益海嘉里是国内最大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之一,主营业务是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旗下拥有金龙鱼、胡姬花、香满园、欧丽薇兰等品牌。根据尼尔森数据,报告期内,公司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包装米现代渠道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作为粮油巨擘,金龙鱼的业绩在今年疫情之下依然坚挺。在创业板上市路演中,金龙鱼董事、财务总监陆玟妤表示,今年1-6月公司采取了多项措施积极应对疫情的影响,公司的厨房食品业务稳健发展,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业务表现良好,整体经营业绩较上年同期实现较大增长。期间,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88.3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30.93%。

不过,目前金龙鱼存货余额较大,存货主要为原材料和库存商品。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39.94亿元、370.88亿元和345.51亿元。金龙鱼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原材料、库存商品的行情出现大幅下滑或者公司产品销售不畅,而公司未能及时有效应对并做出相应调整,公司将面临存货跌价的风险。”

毛利率偏低 依靠“薄利多销”

招股书中,金龙鱼把道道全、京粮控股、金健米业、克明面业、西王食品等A股上市公司列为竞争对手。从毛利率来看,2017年至2019年,金龙鱼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42%、10.21%及11.40%。

《财经》新媒体记者对比上述企业综合毛利率数据发现,2019年,金龙鱼综合毛利率高于道道全(9.18%)、京粮控股(8.42%)、金健米业(7.59%),低于克明面业(24.59%)和西王食品(32.84%)。

从主要产品的毛利率来看,2017年至2019年,公司厨房食品毛利率分别为10.57%、12.38%及12.64%,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毛利率分别为4.70%、6.57%及 8.68%。对于毛利率相对偏低的情况,金龙鱼主要归因于“原材料平均成本较高”。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3年至2019年,零售包装食用油的价格呈下降趋势,这意味着,金龙鱼无法在主要产品上通过提价获得更高利润。

朱丹蓬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如今金龙鱼精耕渠道,从人员到渠道的成本较高。而整个粮油行业基本上都属于重资产,毛利薄,它一定是要靠规模效应。

依靠规模效应“薄利多销”的金龙鱼并不差钱。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金龙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及1707.4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0亿元、51亿元和54亿元。而贵州茅台2019年营收为888.54亿元,从年营收来看,金龙鱼相当于两个贵州茅台。2019年,公司净利润为55.64亿元,其年度净利润可位居创业板前列。其经营性现金流也表现良好,2019年公司净流入额135.3亿元。

辗转11年:从中意A股到筹备港股,

再回到内地创业板

益海嘉里金龙鱼在中国市场深耕多年,一直怀揣独立上市梦想。益海嘉里品牌人士2019年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金龙鱼粮油的上市计划,其实已酝酿十年之久。

如今,金龙鱼从有意愿上市到成行,已经走了11年。其控股公司丰益国际谋求中国A股上市已久。金龙鱼此次IPO,并不是丰益国际第一次拆分中国业务上市。

早在2009年,丰益国际就计划分拆中国业务的30%,在香港市场申请上市,受当时经济形势影响计划搁浅。2017年5月,丰益国际董事长郭孔丰表示,公司正在对中国业务进行内部重组,并有可能单独上市。此后,丰益国际披露的2017年四季报显示,从可能分拆上市的基础出发,已基本完成中国业务的内部重组。

2019年,金龙鱼重启IPO,赛道也从11年前的香港转战内地A股。2019年1月31日,金龙鱼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名称由益海嘉里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部分董事、监事和经营范围以及注册资本也发生变更。2019年2月28日,上海证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金龙鱼接受上市辅导,后续金龙鱼将严格按照A股IPO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相关程序。

在9月24日的创业板上市路演中,有投资者提出金龙鱼体量这么大,为何要在创业板而不在主板上市的疑问,金龙鱼董事会秘书洪美玲回应称,创业板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自主创新战略的实施,也为创业板市场开拓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加符合益海嘉里的上市需求。

朱丹蓬分析指出,如今金龙鱼营收已达到1700多亿,顺利上市后,它可以依托资本端的推动,进一步释放其本身拥有的红利。这对于金龙鱼的自身发展以及粮油产业的整体提升都是有利的。

对于上市后的三年目标,金龙鱼也给出过发展规划:将继续丰富产品组合,进入中央厨房、冷冻面团、酵母、调味品等细分领域;继续打造和扩大综合性生产基地;进一步提升品牌知名度;构建全渠道网络,探索新零售模式;继续加强对产品品质及食品安全的把控;打造更具专业化的仓储物流体系。

益海嘉里背后的“粮油大王”郭鹤年

益海嘉里身后的郭氏家族故事亦引人关注。郭氏集团幕后掌舵者是从福建走出的华裔,如今97岁的马来西亚首富。除了家喻户晓的金龙鱼,北京国贸、香格里拉等都是他的资产。

这位曾与李嘉诚共争亚洲首富之位的掌舵者,集“亚洲糖王”、“酒店大王”、“粮油大王”、“传媒大亨”众多名号于一身,颇具传奇色彩。

1947年,郭鹤年奔赴新加坡,以3万多美元起家,租下一座三层老店,成立了力克务公司,经营商务、船务经纪、杂货业等。

创立公司次年,其父郭钦鉴逝世,郭鹤年在母亲建议下,于1949年组建郭氏兄弟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大米、面粉、豆类、食糖等,年仅25岁的郭鹤年出任总经理。

此后,郭鹤年成立马来西亚糖厂。懂期货的郭鹤年,在白糖市场上迅速崛起。20世纪50年代末,郭鹤年将郭氏家族全部资金投入到炼糖业,涉及糖的生产、提炼以及销售等环节。20世纪70年代初,郭鹤年成功控制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80%的糖业市场。

利用糖业所积累的资本,郭鹤年发力多元化发展,分散投资种植业、银行业、地产业、航运业、保险业、酒店业等领域。酒店业是继糖业之后,郭鹤年又一成功投资。1971年,郭氏家族进军酒店业,在新加坡设立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如今香格里拉已成为亚洲首屈一指的酒店集团。

从白糖、酒店、房地产、船务、银行、传媒到粮油,郭鹤年一步步建立起庞大的商业王国。时至今日,他的商业王国不但横跨整个亚洲,而且扩展到巴黎、圣地亚哥、温哥华、智利等地。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