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师易得,人师难求
2015-09-16 13:52:57   来源:语文学习网   评论:0 点击:  

  古语说:"经师易得,人师难求"。思想政治工作者要争做"人师",只有博采百家之长,才能"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得心应手地导出一幕幕生动的人间喜剧,真正堪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列宁曾说过,思想政治工作是一门科学,一种艺术。思想政治工作的对象是称为"万物之灵"的人,它的任务是开拓人的内的潜力,调动人的积极因素。在我们党领导的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思想政治工作曾它那特有的感召力,为唤起民众。战胜敌人,改造社会,振兴祖国,发挥了巨在作用。思想政治工作和思想工作者获得了人们美好的赞誉。
  --"滋润心田的春雨"、"惊醒冥顽的响箭"、"催人奋发的号角"、"锻造一代新人的利器"--不凡的评价,说明了思想政治工作的作用神厅而又伟大。
  --"心灵的大夫","思想的挚友","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美好的赞语,显示了思想政治工作者的使命神圣而又光荣。
  被人们誉为"灵魂工程师"的李燕杰,就曾遇到一位寻求"尊重"二字的失足姑娘。一天,李燕杰听见一阵急敲门声打开门看,吓了一跳:站在面前的是一位时髦女郎。她披散着曲卷的头发,穿着超短裙,脚上还踩着一双鲜红的高跟鞋。她一进门,头一句应当说:"李老师,我不是好人。"说完,便伏在桌上呜地哭起来,哭得那么伤心。原来,姑娘十六岁时就被一帮坏人糟踏了,后来逼得走投无路,渐渐堕落了。她不愿再堕落下去,她能顶住同伙的威胁与诱惑,可是,人们鄙夷的眼光,无端的贬辱,"一日行窃,终生是贼"的议论,却使她失去生新做人的勇气和信心。"李老师,您相信我这样的人还能变好?"姑娘充满泪水的眼睛,急切地等待回答:"相信!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进步吗?你有着没有泯灭的自尊心,我相信你!"姑娘腾地站起来,泪湿的双眼忽地被激情燃烧得晶亮,她紧紧握着李老师的手,接着转身就走了。这位时髦女郎来找李老师干什么?她什么也没要,似乎仅仅就是满足自尊心。自尊心比百万金币还珍贵啊!点燃自尊火花,竟有如此奇功神效!
  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繁采寡情,味之必厌"。文艺不写"情",就不成其为文艺。同理可说,思想家教育不动"情",也不成其为教育。可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动之以情"被扣上了资产阶级人性论的帽子,正常的人情温暖被淹没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的冰水之中,思想政治工作几乎成为"整人、训人、斗人"的同义语。今天,在饱尝了人情"异化"的酸辣苦咸滋味之后,人们会进一步懂得人情的价值的可贵。
  动之以情,情从何来呢?首先是来自对党的事业的热爱和忠诚,对人民群众的尊重、爱护和关心。"我是教育者,为了教育她,就要真诚地爱护她"。这是一位教师在挽救失足青年时说的话。"只要能用我的赤诚之心去化开青年心中的冰块,把风波平息下来,纵有天大的风险我能承担,纵有千辛万苦我能经受。"这是一位基层干部在教育青年时说的话。"爱青年,就是爱四化大业,爱祖国未来。青年是我心上人,他们进步,我欣慰;他们退步,我忧虑,他们犯错失足,我痛心和内疚。"这是一位优秀团干部说的话。三位教育者不同的语言道出了相同的心声:要情真意切,自己首先就应有一颗赤子心。有了赤子之心,对青年就会爱得深,爱得真,真情实感就会像清澈的泉水自然流露出来。不因为青年有缺点过失,就把他们看"扁"看"死",而是时刻想到自己肩负的重任,尽全力发掘他们身上的"能源",调动他们内在的积极因素,为引导他们进步废寝忘食,为教育他们成长呕心沥血。这颗赤子之心,就是思想教育者永流不断的"情源"。
  要点燃别人,自己就应是一团火;要以情感人,自己先要捧出一颗温暖的心。和睦的相处,温暖的友爱,亲切的笑容,这是人们为之共所向往的。而对于那些失足的人们,尤其应该如此。心灵的创伤只能用心灵的温暖来医治,精神的污染只能用精神的甘露来洗涤。枯干的禾苗需要雨水,但急风暴雨会把它摧毁;娇嫩的幼芽需要阳光,但一阵暴晒又可能使它枯焦。一般说来,因过错失足而后进的人,思想感情上与领导、同志之间存在一种"隔膜"和"距离"。此刻,他们特别需要甘露,因为他们那颗心,已经久旱枯萎了。对他们真诚相待,用关心去换取信任,用温暖去启发觉悟,就能促使感情上的沟通,使他主动敞开心灵的大门,任你用精神的雨露去洗涤和浇灌。话剧《救救她》中的李晓霞失足拘留教养期满后,当母亲怕她回来气坏了正患高血压的父亲而不敢接她时,她处于绝望之中。她恨自己的过去,悉自己的前途,望天长叹:"人到了这个地步,这一辈子就算完了,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愿多看一眼,有谁还信得过呢?"于是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此时,是方缓老师把她接到自己家里,用慈母般的温暖体贴,去融化她心灵中的冻结的冰层,在她荒漠般的心灵的土地上,撒下远大理想和高尚情操的种子。爱的力量,终于使李晓霞告别昨天,又重新鼓起了生活的风帆。
  "教",有"言教"与"身教"之分,即"诲之以理"与"导人以行"。而"诲人"之"理",又有"大道理"与"小道理"之分。"大道理"者,理之总管也,讲清它,就能使理提纲挈领,叫人触类旁通。世界上,各阶级者看到了"大道理"的重要,都极力宣扬本阶级的"大道理",以规范人们的行动,维护本阶级的利益。我国古代就把"凡人之患",归于因废"言教"而"訚于大理",故提出"遇物"必以"诲谕"。传说唐太宗李世民产晋王治为太子以后,就常"诲谕"于他:吃饭时,给他讲"稼穑艰难";骑马时,给他讲爱惜物力;乘船时,给他讲"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树下休息时,给他讲"曲木从绳则下,人君受谏则圣"。这位封建帝王如此煞费苦心教诲太子,目的是维护世袭统治。这与我们说的大道理当然不能同日而语,但他不舍"精神哺育"、"以理教化"的做法却是很值得借鉴的。
  思想政治工作怎么样"疏导"呢?"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里来妨借助"治水"略谈几点。
  分而导之。治水泄洪,多在主河道两侧,采取各种分洪措施,将洪水分散成小股下汇,这就是"专则急,分则缓"的道理。凡看过四川都江堰的人,都会为我国劳动人民的这大著各水利工程而惊叹。看那汹涌奔腾的岷江之水,泻到灌县城西北的玉垒山前便一分二:一路倾入外江,一咱注入宝瓶口。由于水分两路,引入千百条灌溉泄洪渠道,不仅使汹涌的泯江井然有序,水患消除,而且使得川西平原活野千里,丰衣足食,人寿年富,号称"天府。"人的思想问题的形成,往往是各种矛盾的结合体,轻重缓急熔一炉,主观客观汇一体。有的青年长期精神不振,情绪低沉,究其原因,可能既有不求进取的思想因素,又有个性孤僻的心理成份,也可能还包含与同志关系紧张、身处逆境等客观原因。要错综复杂、纵横交织的各种矛盾面前是,不能茫然无绪,眉毛胡子一把抓,青菜萝卜一锅煮。而要善于抓住矛盾的"整条链子",化急为缓,变重为轻,既牵"牛鼻子",又会"弹钢琴",红花绿叶紧相扶,内因外因分而治,最终求得分而导之的目的。
  浚而导之。大河奔流,泥沙俱下,年久淤积,酿成水患。疏浚挖掘,清理河道,以致水下泄畅通,谓之"浚而导之"。做人的思想工作,也是一种"清淤"工作。清淤之日,便是疏通之时。思想上的"淤积",有来自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渗入和侵袭,也有千百年来各种旧风俗、旧习惯的影响和阻力。长期以来,我们卓有成效地消除旧时留下的愚昧的落后的"淤积",但这不意味着愚昧的落后的"孢子"不复存在,它们像放射性尘埃一样,飘浮在空间,污染着环境,毒害着人们,终于在"放火烧荒"的十年动乱中找到繁衍温床,"潘多拉的盒子:转瞬间又被魔鬼打开,人们清除"淤积",收拾灾难,更需要长久的工夫。因此,无论是做后进的思想工作,还是清理"环境污染",都要明了淤积的程度和性质,学会凌而导之,坚持清淤不止。我们常说一个人思想后进,大抵都是长期积累的"慢性病"。"抗菌"和"耐药"性颇强,常常久治不愈、久感不化,这就更需清其淤积,治其根一,才能使思想渠水畅通,源头清澈如许,赢得"金石"为开,浪子回头。

相关热词搜索:经师易得,人师难求

上一篇: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下一篇:远近高低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