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不论资级
2015-09-16 13:51:54   来源:语文学习网   评论:0 点击:  

  古人云:"用人不限资品,但择有材。"即主张使用人应该不局限于资格、官队级,只要是有才能的人就选择。资历、级别、门第,都不过是表面的印记,不能说资历深,官阶大、门第高,其人必有才能。资历深浅,虽对衡量其人所从事的工作熟悉与否可供参考,但不能说工作久了其才必高。官阶高的原因颇多,有的是靠自己才能上升,而有的则因朝里有人,或善于献媚得宠而爬上高位。不能说出于名门必有才,所谓"虎父无犬子"只是自夸。在古代,显贵之家称"高门",卑庶之家称"寒门",这不过是有势者自高其家门以压人,它与人的才能高低毫无关系。因此,以资历、级别、门第论人,则难于知人,如此用人,必然多用庸才,将会失去人才。
  西汉时期,很有才华的贾谊,就是因为资历浅而被当时的汉人代老臣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加以排挤。
  贾谊,西汉雒阳(今河南洛阳生)人,时称贾生。十八岁时,便以善写文章知名于君中。因他才华、识见超人,为没文帝所重用,后竟被汉老臣谗陷排挤,事见《史记·贾生列传》:
  贾谊文才为河南太守吴公常所赏识。"常召置门下,甚幸爱"。汉文帝即位,因吴公治绩为天下第一,征为廷尉。吴公向文帝推荐贾谊,说贾生年少,颇通诸子百家之书。文帝召为博士。是时贾生才二十余岁,是博士中最年青的。每次有诏令议事,年老的博士都不能对,只有贾生能答,大家者自认不如。因此,文帝甚为赞赏贾生,给予超级提升,一年之中升到太中大夫。
  贾生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都提出有见识的建议,并评击当时的弊政。他极力主张改革政制,以加强中央集权。当时许多律令的重新制定,促使列侯返回封地,都是贾生发难创议的。于是,汉文帝拟任贾生为公卿,与大臣商议,遭到老臣周勃、灌婴等的极力反对,他们谗毁贾生说:"雒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因此,文帝疏远他,不用其议,贬贾生到长沙,任长沙王太傅,贾生郁郁不得志。继为梁怀王太傅。
  贾生以年少而受到文帝赏识,一年之中升到太中大夫以至要任他为公卿,这不能引起朝迁上下侧目而视,而引起一些人的妒忌也是不足为奇的。问题的严重在于周勃等老臣的谗毁,实是一种嫉贤妒才的恶劣行为,它使一代英才还未发挥他的作用,便过早地夭折了。说周勃等老臣所说的是诬蔑,是因它是毫无理由和没有根据的,说他"年少初学",意是说他年少资历浅,所学不多,不懂什么。从贾生策对汉朝诸臣之上。个人学识的深浅,不在他年少年老,主要看见识高低,显然,周勃等老臣"年少"而否定贡生是错误的。周勃等老臣责贾生权利的争夺的新旧两种思想的斗争。周勃等老臣是主张照旧章办事,贾生是主张实行改革。他的政改意见反映在所上的《治安策》,其目的在于加强中央集权。因西汉建立后兼用分封制,使诸侯势力日益膨胀,已形成尾大不掉的政治形势。要改变这种状况,贾生认为最好的方法是:"众建诸侯而少其力"。这就是将诸侯国分封为若干小国,以削弱其力量,这样就可加强中央集权。这对于刘家中央政权及其诸侯王都是有益的。如果及早实行办法,在景帝时就不会出现"七王之乱",文章虽重视贾生的建议,却犹豫不决,因在周勃等老臣压力下,不用其策,并将之下贬,致忧伤而死,时提才三十三岁。
  自古以来,贤才多遭忌,非贾生独然。贾生被贬长沙,及渡湘水,作赋吊屈原,即是吊屈原,也是自吊。自屈原至贾生,正足以说明:嫉贤妒才者不仅阻塞贤路,且是贤才的断送者。

相关热词搜索:用人不论资级

上一篇:贤佞难辨
下一篇:如今识人仍有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