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佞难辨
2015-09-16 13:51:29   来源:语文学习网   评论:0 点击:  

  在识的发殿史上,常常能听到许许多多的人经常讲这么一句共同的话,即"人不易知,知人不易。"人之所以不易识别,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上下列原因。
  其一,"凡事之所以难知者,以其窜端匿迹,立私于公,倚邪正,而以胜惑人之心也。"这就是说,事情不易了解的原因,是由于它隐藏迹象,把私心掩盖起来而显出为公的样子,把邪恶装饰成正直的样子,而且必然的胜利去迷惑人的头脑。说明人的奸恶之所以难以辨识,是由于有正直、忠诚、善良的外表作掩护。
  其二,"凡有才名人士,心遭险薄之辈假以他事中伤。始乎屏弃,卒不得用"。也就是说,凡是有才能的贤人,必然要遭到阴险浅薄之类人的恶意中伤。起初被迷惑而遭冷落,而最终得不到使用。说明因奸佞之人的无事生非造谣中伤,使得贤才难以被识别而加以使用。
  其三,"潜伏着的感情和隐藏着奸诈,是很难从一个人的外貌了解到的。"所以古人说"伏情隐作,难以貌求"。同时也说明了"人之深者有二种。一曰深沉。如纳言自守,容人忍事,内外分明,外边浑厚,不露圭角,不呈才华。此德之上者。一曰奸深。如闭口存心机,深挟诈,形迹诡秘,两目斜抹,片语斜锋。此恶之尤者,切不可以深沉君子,与奸深并观也。"这就是说,人的所谓"深",有两种情况。一是深沉。其表现为少言语而守本份,能容人忍事,内外分明,待人处事浑厚而不呈强,不炫耀才华。二是奸深。其表现为缄口不言而心藏杀机,阴诈深藏,行为诡秘,双目斜抹,说话阴阳怪气。前者是最有道德的贤才,后者是极为险恶的奸人,所以切切不可将二者混淆,造成贤佞难辨。
  其四,"贤人必为国计,而不肖者专为身谋。为国计者必持至公,故言直而援少;为身谋者专挟已私,故喻巧而援多。"这就说明了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即品德高尚的人必定一心为国,品质恶劣的人专为自己盘算。一心为国的人定是从最大的公心出发,所以说话直来直去,支持他的人就少;为自己盘算的人必定从私利出发,所以说话曲折巧妙,支持他的人就多。这进一步说明,奸与贤的界限虽是清楚的,然而,要识识别也不是一件易事。
  对于佞奸者来说,是因其能以假象蔽其真象,以外表又掩其内心的奸诈,且其谋深术巧,使人迷惑而难辨识。
  《吕氏春秋·疑似》指出,物之相似最能迷惑人,它说:"使人大迷惑者,必物之相似也。玉人之秘患,患石之似玉者,相剑之所患,患剑之似吴干者。贤主之所患,患人之博闻辨言而似通者。亡国之主似智,亡国之臣似忠。相似之物,此愚者这大惑,而对人之所加虑也。"这是说,相似的事物最能迷惑人,石似玉,玉工难以辨其真伪;剑似吴干宝剑,铸剑师也难识其优劣;博闻善辨的人似通而实不通,足以惑人而误事,这是贤明君主所虑的。历史上不少亡国之君自恃见识超人而独断独行。其左右也顺其意投其所好,因而被视为心腹忠臣,正是其君似是明崇祯皇帝及围绕在他左右的那班佞臣。崇祯认为他是英明之主,臣下无人超过他,他的旨意就是真理,与他相左的视为庸才,或逆臣,一直至死都认为明亡咎不在已,而是在于群臣无能。他相信的都是对他听话、奉承的宦官和佞臣。正是这些似智、似忠的君臣断送了明王朝。但这位似智的崇祯皇帝,他跟其前几代的只想享乐连朝也不上的皇帝确有点不同,他日夜操劳,好像有作为贤君,故能迷惑人,因而不少人为之惋惜认为他非亡国之君,而处于亡国之时。
  奸佞之人能使人不其奸诈,是因其用心险而术巧,对此,《元史·列传四十五》有精避的论述:"奸邪之人,其用心也险,其用术也巧。惟险也,故千态万状而人莫能知;惟巧也,故知蹊万径而人莫能御。其诌似恭,其奸似直,其欺似可信,其佞其欲以立已之爱,爱隆于上,威擅于下,大臣不敢议,近亲不敢言,毒被天下而上莫之知。"明严嵩就是这样用心险而用术巧的奸佞人物。严嵩其人无才略,他最大的本事是巧于婿上,窃谋权利。世宗即以信道求仙著名的那位嘉靖帝,他虽昏庸,却自以为高明,凡拂其意的,不是廷杖,即杀戮,对严嵩则另眼相看,因严嵩善写"青词",并作文为嘉靖歌功颂德。严嵩百事顺嘉靖意,照其意旨行事,故得入阁参与政事。严嵩虽年过六十,精神焕发,勤于政事,日夜在内阁值班,连家也不回。嘉靖大为赞赏,赐其银记,文曰:"忠勤敏达。"严嵩害人不露痕迹,被害的人也不知被谁所害。凡比已位高的,严嵩表面对他很恭敬,实伺其过害之,取其位而代之。崇祯居深宫,大臣难得谒见,只有严嵩得亲近,旨意由他代下,因此他能一手遮天,权倾天下,结党营私,大受贿赂,是当时最大的贪官。嘉靖对他长期信任而不疑。严嵩之能遂其奸,采取的手法都一样,即前所说"窥人君之喜怒而迎合之"而已,因而"爱隆于上","毒被天下而上莫之"。
  佞奸难辨是因心险而术巧,而贤者难识是因其忠而直,故不为庸主暴君所喜欢。《元忠·列传四十五》谈及知贤之难,是由于有下列几种情况:一、贤者不遇时,或无人推荐,因而隐居不出,必然不为世人所知。二、人君知而召之出仕,却不重视,待之如奴仆;或待之以礼,而言不见用;或用其言,而急功近利,且使佞人参与。因此,难以发挥贤者的作用,也就不为其君所赏识。三、贤者不为所知,也是因为:人君居于高位,喜听别人的过错,鸸不喜人说自己的过错,所行是务快已心,而不是务快民心,贤者为公为民必然进谏以纠正其错误,这就使其君很不高兴,不会得到赏识而重用,也因此,君臣就难于相处。而拒谏喜谀的人君,其左右必多佞人,他们最忌贤者,必然大肆诋毁、多方陷害,正直的贤者不获罪杀头已算万幸,又何能发挥其才能为国民做好事呢?正是由于以上种种原因,故贤人知难任。

相关热词搜索:贤佞难辨

上一篇:良莠难分
下一篇:用人不论资级